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财妻》财妻嫁临 免费试读 财妻主角是刘林,白斌的小说

更新时间:2020-09-22 16:09:07

《财妻》财妻嫁临 免费试读 财妻主角是刘林,白斌的小说 连载中

《财妻》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雨听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刘林,白斌

经典小说《财妻》由雨听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林,白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蔷薇却不知道,朱旭尧第一次来白家时,白斌让小厮带话回来说自己外有应酬并非是故意躲开张氏,而是那天他真的有位客人。这位客人不是别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蔷薇却不知道,朱旭尧第一次来白家时,白斌让小厮带话回来说自己外有应酬并非是故意躲开张氏,而是那天他真的有位客人。这位客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这位大师兄。

这位大师兄姓“刘”,单字一个“林”字,正是先帝之子,当今圣上的侄儿,淮南王刘林。

刘林来珦阳的目的,自然不仅是为了拜见孟先生,白斌才是他此行的根本目的所在。

楚国公白耿虽然去世了,但是他暗中留下的势力还在,刘林却指挥不了他们。包括白斌两个庶出的哥哥也不行,然而白斌怎么也联系不上,他索性心一横,带上朱旭尧自己来了。

白斌见到淮南王,大惊,“殿下就不怕被有人心之人揭露出来吗?”

刘林狂妄一笑,“我察看自己的封地,有何不可?”

圣上把珦阳封给了刘林?白斌冷汗淋漓。

不日,果然有旨意,珦阳成为刘林封地的一部分。

白斌开始胆战心惊的揣测圣意。他的父亲白耿,先帝时太师,位三公之首,姐姐乃先帝时皇贵妃,先帝病逝皇贵妃亦追随而去,当今圣上继位不久就以水旱为由而策免了他的父亲,虽然他已经到了远离盛京千里之遥的珦阳,但在世人眼中,白家仍旧是淮南王的党羽,怎么会直接把珦阳给了刘林?

当年圣上帝位来得名不正言不顺,加上即位后十年九灾,各路蕃王早已经虎视眈眈,尽管整日提防,但是自蔷薇出生之时有贼人攻打幽兰寺他就已经明白,总要选一方的队伍站了才行,不然,在各方势力的联合吞并下,他可能死后没脸再见九泉之下的父亲。

但刘林这种莽撞的性子,以后又真能成大事?

让他想不明白的是,朱鸿渲却先他一步选了刘林。

加上朱家的势力,也不是没有成事的可能。

白斌索性心一横,安抚了刘林,而后提出要接孟先生来家坐馆,这样刘林住在他家也就顺理成章,顺便可以观察一下刘林的这位先生,然后再决定是否把身家性命交给刘林。

重生一世的蔷薇,既然能猜出刘林的身份,再把所有的事情串起来,又何偿猜不出他的目的。并且她知道,父亲最终会应了刘林。

若不是重活一世,她也不会知道朱旭尧那俊雅的外表之下,竟然藏有如此深刻的狼子野心。

忧思的后果,是蔷薇在孟先生的课堂上老是昏昏欲睡,先生那抑扬顿挫的讲书声,对她倒成了绝佳的催眠曲。

酣畅淋漓的一觉醒来,却发现孟先生早已离去,唯有一双骨碌碌的大眼睛正饶有兴趣的盯着她。

蔷薇从未被人如此无理的注视过,不禁有些恼,偏生盯着她的那人还附过来在她的耳边轻笑道:“快擦擦口水。”

蔷薇自知不会有口水,却恶做剧的撩起那人的衣角下摆内里朝自己的嘴巴上狠狠的抹了几下,然后嫌恶的丢开。

笑她的人呆了片刻,继儿不怀好意的望着她道:“我这是被非礼了?”

蔷薇鼻孔朝天,“没有证据的事,还请慎言。你姓啥名谁,不知道非礼勿礼吗?”

白家的早餐一向比较清淡,两个哥哥和师兄们早已急不可待的去了隔壁用午饭,所以蔷薇也不怕有人看到。眼前这珠光宝气的少年,她隐隐记起是前些天半梦半醒之时被先生带进来的,至于叫什么却不记得了。

差不多和二哥辰逸一样的年纪,着一件墨绿色的交领纱质长袍,领口和袖口镶绣着流云纹的银线滚边,腰间束着一条银色宽边锦带,上面挂了一块墨色的玉佩,项上一条醒目耀眼的金项圈让蔷薇不由自主的联想到栓小狗的链子,戴着顶嵌玉的小银冠,冠上那颗珠子足有荔枝一般大。这少年肤如凝脂,唇若涂丹,双目微挑,琉璃般纯净的瞳仁中,倒映着蔷薇那胖乎乎的小圆脸。

如今,这少年正装模做样的摇着折扇,对着睡得还有些怔忪的蔷薇哂笑不止,一口白森森的牙在阳光下晃得她两眼发花。

在蔷薇上一世的记忆中,并没有出现过这个少年。珦阳城虽然历史悠久,但并不繁华,很少有人穿得这么骚包。

见蔷薇瞪着他,骚包少年索性自我介绍道:“你五师兄,石炫烨。师妹似乎还没有给我行过礼?”

蔷薇虽是六岁女童的脸庞,心理年纪却很成熟,加之再世为人,哪会跟一个半大的小子一般见识,遂不动声色的曲膝对着他行礼,然后温声提醒道:“已是正午,想必师兄们早等着急了。”

言外之意,你再不走,有人来,我就告状。

石炫烨故做听不出蔷薇的意思,不怀好意的瞄了瞄自己的衣摆,“师妹的见面礼如此别出心裁。”

当日辰逸差人跟发小石炫烨说拜了孟先生为师,他死活不信。

听得事情始未,觉得关键在蔷薇身上,于是对辰逸赞不绝口的妹妹充满了好奇,谁想第一眼就看到她在孟先生的课上打瞌睡,偏生先生还是一副视若无睹的样子。被蔷薇横了一眼,他有种想在她那粉妆玉琢的小脸上掐一把的冲动,却又忍住笑意,自顾自的出去了。

孟先生的习惯仍是上午讲书,下午任他们自由按排,是以蔷薇的中饭仍摆在綄纱坞,收拾好东西她便回了。

饭桌上已经放了一盘红烧鲤鱼,一盘青笋炒肉片,一盘清炒小白菜,一盘凉拌凉粉。

蔷薇边坐下边指着凉粉对乐儿吩咐道:“冷妈妈最喜欢这种酸辣的东西,把这个端过去。”

直至乐儿再回来,仍见蔷薇夹起一块肉片反覆的看,终是忍不住问了声:“这肉烧得不合姑娘的胃口?”

蔷薇摇了摇头,开始认真的吃饭,不仅把桌上的菜用了大半,还比往常多添了一碗饭。

完了吩咐乐儿:“你们吃饭,我出去转下回来午睡。这小炒肉不错,晚上还吃这个吧。”

蔷薇并没有去别处,而是进了冷妈***房间,冷妈妈正在用乐儿送过来的凉粉,见她来似乎很高兴。

“醋和辣椒都放得刚刚好,难为姐儿还记着老身。”

蔷薇抿嘴一笑,“妈妈,我以后要给您养老的您忘了吗?”

冷妈妈一叠声的道:“记得,记得。姐儿还记得这绿豆凉粉不能和什么一起吃吗?”

蔷薇脱口而出:“狗肉。”

“鲤鱼呢?”

“甘草。”

“……”

就这么一问一答,最后冷妈妈满意的笑道:“姐儿到午睡的时候了吧?”

蔷薇告辞。

她今天的饭桌上青笋正好炒的狗肉,凉粉就是绿豆粉做的,若是不小心吃了就会上吐下泄,唯甘草可解,恰巧桌上又放了盘鲤鱼。

是巧合还是有人故意为之?

再或者,是冷妈妈在考验她的进展?即使这样,远景一样不容乐观。厨房这么重要的地方,当家主母竟然做不了主。难怪她透露出想要学女红,冷妈妈推荐了人选母亲就答应了。

冷妈妈手里到底有什么东西,让母亲对她这般顾忌?

精彩评论:

还是那句话,看书看评分和评论数,而不是看评论,这《财妻》把那种秩序崩塌,民不聊生,国之将亡,妖孽四起的感觉已经写出来了。从其他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好故事,对于网文而言已经够了,金庸的大侠不需要考虑钱财,古龙的小说杀人比杀鸡还容易,茶花女是妓女,了不起的盖茨比是婚外恋。那么追求正能量和经济的逻辑性,你看什么网文,看新闻联播和公开课啊。还是王小波说的有道理:不知道为什么,傻逼总是对道德有格外高的敏感性。一帮傻逼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